玉木宏

 

 

來源:   http://top.tsite.jp/entertainment/cinema/i/28979812/

 

【個人採訪】

 

演完『阿淺來了』中的“理想的丈夫”的玉木宏、接著該如何詮釋「日本的夏洛克‧福爾摩斯」?

 

2015年度下半年的NHK晨間小說連續劇『阿淺來了』中,飾演女主角的丈夫白岡新次郎,透過精湛的演出而引發話題的演員玉木宏。

 

這樣的他,這次要在『偵探御手洗事件簿 星籠之海』中,飾演有著日本夏洛克‧福爾摩斯之稱的腦科學家-御手洗潔。在此,將對玉木宏做貼身採訪,聽他訴說這次拍攝電影的密辛、拍攝晨間連續劇之後的迴響,還有他的人生觀、結婚觀等....

 

「不會有人討厭推理故事的。」

 

──聽說你演出御手洗一角是由原作者的島田大師親口說「希望演出御手洗的演員是玉木宏。」聽到島田大師的話時,到真正決定要演出時有什麼感想?

有些高興,但更多的擔憂、還有壓力。覺得很有壓力是因這部電影是改編自原本有廣大書迷的系列作品。但是聽到島田老師這麼說,其實內心還是很高興,那麼,就要好好地將御手洗這個角色完美地呈現。

 

──當御手洗這個角色被人稱作是「日本的夏洛克‧福爾摩斯」、之前對這個角色有參考過其他的演出嗎?

 

沒有特別的去參考。在閱讀過原作與劇本後,就直接演出了。如果要是參考了一些資料或是其他人的詮釋,那在演出時可能就會受到影響,所以我覺得不要特別去參考其他的演出會比較好

──平常會喜歡看推理劇或是推理小說嗎?

 

中學的時候有認真看地看過電視播出的『金田一少年の事件簿』。在開始演員的工作時也看過『福爾摩斯』。好像是播出2個小時的單元連續劇、我想應該不會有人討厭推理劇吧。

 

冷淡且拘謹的「御手洗」

 

──在拍攝連續劇篇時,好像有被人評論說「演的好像有點拘謹」。第二次演出御手洗時,補捉角色的方式有什麼變化嗎?

 

雖然第二次的演出絕對比第一次的演出更習慣呈現御手洗的方式,但最初我在詮釋這個角色時帶點拘謹感是有其理由存在的。有些對白我也會說,但說的方式是未經思考之下脫口而出,就像一般人一樣。

但我覺得御手洗就是所謂的天才,一般人尚未想到的細節,他已經提前一步或二步去推論到事情的發展,在深思熟慮才會做出說明的人,簡單來說,他是一個不斷地在腦中將所有的資料整理完成,但外表卻不會有太大動作的人。

所以在演出時,我在說對白時會讓自己的手完全不動,看起來就會十分的拘謹吧。我覺得這與所謂如機械般地冰冷,僵直的演出是完全的不同。因為自身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感覺到會特別的拘謹吧。

 

──覺得這個角色與自己完全不像嗎?

 

並非是完全不像,從結果看來,雖然我不預期會得到這樣的結果,但在演出時,周遭的人會說「這很御手洗阿」。只是,我覺得自己與既是天才又是個古怪的人這一點倒是完全不像啦。

 

──御手洗身為腦科學家,台詞中應該是包含許多專業術語對吧,有針對這點做出什麼調整嗎?

 

說台詞時不用太特意裝腔作勢,會以他的日常生活中說話平淡的感覺為基準去演出。

在閱讀劇本時覺得,思考著用什麼樣的程度去解開謎題而覺得很難,因為很多讀者顯然是很喜歡御手洗在解謎時的怪異,並覺得他是「有趣的偵探」。

如果只是為了解決案件而自己很high的話,在跟人對話時所說的任何詞句,解說案件的台詞,只是用很快樂似的方式去說的話也很奇怪。

御手洗不是那種為了破案而對犯人窮追不捨的風格,就因為有心理學的背景,他反而不是那種將犯人逼到絕境的人,而是徐緩、溫和地的類型,將這些情節一一地消化並投射在演出中了吧。

 

廣瀨愛莉絲 「非常純真的人」


在5月進行了拍攝完成的見面會

──這次的夥伴是電影版原創的角色‧小川美雪(暫譯)是由廣瀨愛莉絲所詮釋,共同演出的感想是?

 

初次見面時,還在思考她是個怎麼樣的人,該怎麼跟她共演。見了面之後才知道她是外表很漂亮,但內心是體育系的女孩呢。


個性很直,但又對周遭的人又很應對得體,是非常純真的人。

 

多虧了這次的拍攝,充份地在福山觀光了的玉木宏

 

──這次作品的導演是曾執導過連續劇‧電影『相棒』系列並確立其世界觀的導演和泉聖治來執導。現場的合作情形如何呢?

某種意義上來說,和泉導演其實是個性急的人,會馬上進入正式拍攝(註:一般日劇會先排演個幾次再正式拍攝)。這樣個性的導演的前提下,認真的準備演出時必要的,在短時間若不非常專注的演出是不行的,所以有點緊張。

但對現場拍攝來說也是件好事啦。總是很快的進入拍攝,很快的完成,拍攝時間相對也縮短了,在那之後就有空檔在福山市觀光,是個有豐富經驗的人,所以演出者與現場工作人員都很信賴的導演。


──在景點広島県・福山市與瀬戸内海拍攝工作如何呢?

拍攝過程很順暢呢。雖然說去過廣島幾次,但福山是第一次去。街道令人覺得舒適,從車站一出來就是福山城,也有繁華熱鬧的地方,離海也很近,這種到那去都可以的感覺讓人覺得很好。美味的食物也很多呢。


11個月的大阪生活~在家裡自己動手D.I.Y

──「如果是難解的案件的話,再好不過了」隨著口白,在電影預告中給人自信滿滿的印象,玉木宏自己目前對於「再好不過了」的事物是什麼呢?

DIY吧。因為拍攝行程而在大阪住了近11個月、有時從東京到大阪時,家中很多東西都壞了…。
本來就很喜歡動手做些東西,有時也喜歡將東西修好‧最近家裡二扇對開的門腐朽了,所以量好尺寸,裁好素材,自己將新的門給掛上,還塗上銀色的漆,也在門上安裝了個手把。


──因為拍攝NHK的晨間連續劇『阿淺來了』而在大阪住了11個月吧,在連續劇播出後覺得大家的反應如何?

 

在『阿淺來了』當中,著名的場景真的是一個又一個 

在大阪的生活是一直投入拍攝中,並非像是會接收到在大阪迴響的環境。
因為平常一直都在拍攝,除了工作外跟外界沒什麼聯絡,而在連續劇殺青後,回到東京時因為還1個多月的播出時間,不管去那都會碰到「阿、這個人我之前有看過」的反應才覺得有很多人在看這部連續劇。
 

 

──演出為努力的女主角盡全力的支持的丈夫‧白岡新次郎,在結婚觀與價值觀上有沒有什麼變化?


因為這次的機緣而有什麼變化的話,那倒是沒有,結婚願望也是從以前就一直有的想法。
這部作品是以家族為軸,結合著各式各樣的的家族為主題而拍攝,自己的將來當然也曾思考過,與其說『阿淺來了』是以結婚作為主題,倒不如像是五代(才助)(藤岡靛飾)所說的,「為後世留下些什麼」這樣的主題比較恰當。。

不管是阿淺(波留)、新次郎與加野屋還有保険会社、建立學校、像這樣全部都是為了後代子孫留下些什麼的前提之下而去做的。想到這就會去思考不管自己什麼時候成為父親,自己該給孩子留下、教育些什麼,而去想像著吧。 

不是第一次演出父親的角色,但是第一次演出爺爺的角色,那真是一個未知的世界呢(笑)。 

不過那也是因為加野屋這個家族有個好父親做榜樣所以大家都很幸福地一起生活著。從江戶到明治時代,那種家族間的溫暖,我覺得現代的日本人應該也很想要許多這樣的幸福吧。

 

──那麼,最近看過什麼印象深刻的電影嗎?

 

去年,重新回顧了一部很久遠的作品,『蒲田行進曲』(1982),有發現了一些當時沒注意到的事。

重新發現到曾經共同演出的各位在當時是那麼的年輕。

還有因為參與『侏羅紀世界』(2015)的日本語配音的工作,而重新再觀看了一次『侏羅紀公園』(1993),在現在電腦製作當道的電影世界中,再重看一次『侏羅紀公園』都覺得是部經典永不褪色的作品。

 

──今年迎來了36歲這個年紀,與20幾歲時相比,工作觀與人生觀的思考方向有什麼改變嗎?

 

20幾歲時就會一直想"30歲快來吧",結果到了30歲時,自己有了什麼改變我還真的沒什麼察覺呢。

20幾歲時,是同世代的競爭對手比較多的時期,到了30歲的時候,自然地確定了自己的風格是什麼,也覺得比較能享受工作上的樂趣。獲得演出角色的幅度也寬廣許多,也比較不像20幾歲時容易焦慮心急。身為演員的根本是什麼,今後應先思考這樣的問題。30幾歲時比起20幾歲時更重要的是,我覺得是基本面吧,所以現在正是接觸各式各樣角色的時期吧。

(取材・文:クニカタマキ)

 

 

(Hayashi不負責任翻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shi 的頭像
hayashi

ハヤシのパラダイス

hay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